中天城投的“朋友圈”生意,中天金融最新消息,中天金融最新信息

《 中天金融 (000540)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中天城投的“朋友圈”生意
2020-05-16

K图 000540_0

  2020年4月下旬,一家名为“贵阳恒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恒森”)的私人企业发生了股权变更,其大股东由持股90%的何英,变成了全资持股的李何。

  贵阳恒森是曾经的贵州首富罗玉平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其与罗玉平名下实际控制的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世旗控股”)、中天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城投”)进行过一系列交易。

  尽管贵阳恒森的大股东已经退出,但到2019年底,它仍然欠付罗玉平控制的上市公司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40.SZ,以下简称“中天金融”)接近12亿元资金。

  另一家名为“贵州瑜赛进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瑜赛进丰”)的私人企业,在股权结构上与中天金融亦无关联,但期末中天金融向其输送的资金余额超过了2.4亿元。而瑜赛进丰此前的间接股东之一为自然人何帅。

  与此同时,中天金融还与另一名何姓自然人——何炫设立了友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山基金”),上市公司中天金融持股70%并实际控制。而何炫在瑜赛进丰名下一间附属企业任职。

  《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方查证了解,但无从知晓何英、何帅、何炫之间的真实关系。不过,这3名何姓自然人在友山基金、瑜赛进丰,以及与上市公司进行的一系列交易上,产生了大量交集。

  接盘的贵阳恒森

  贵阳恒森的大股东何英已经彻底退出,此前其持有贵阳恒森90%的股权长达六年之久。

  接手贵阳恒森全部股权的是自然人李何。根据天眼查挖掘的关联信息,李何名下除了贵阳恒森的股权之外,并无设立其他企业或开展相关业务。

  在股权结构上,贵阳恒森与罗玉平并无关联,但却与他名下控制的多家企业发生了大笔交易。

  截至2019年末,贵阳恒森仍然欠付中天金融接近12亿元资金,上市公司备注为金融资产转让款。虽然中天金融将其列报于流动资产项下,但该款项早在2018年已经形成。

  中天金融在2018年末披露贵阳恒森欠付的金融资产转让款为15.6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但时至2019年末,上市公司仍有接近12亿元资金没有收回,而账龄却拉长到了最多2年。

  记者已向中天金融方面核实了解自然人何英从贵阳恒森退出,会否影响贵阳恒森所欠付的巨额资金收回,但没有得到上市公司回应。

  2018年初,贵阳恒森曾试图参与受让上市公司所持中天城投的全部股权。中天城投的实际受让方为罗玉平及金世旗控股设立的合资企业,贵阳恒森拟最低出资9.5亿元,其中自有资金仅为1亿元,企业间借款5.5亿元。

  当时贵阳恒森的资产总额不过7.4亿元,负债总额6.5亿元,净资产不足9000万元,而2017年营业收入则只有2527万元,均大幅低于贵阳恒森拟参与交易的9.5亿元最低出资款。

  贵阳恒森与中天城投、金世旗控股之间的交易,远不止于此。

  目前,贵阳恒森分别参股投资了成都鑫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鑫汇”)、句容宏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句容宏锦”)、金世旗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世旗资本”)49%、49%、48.39%的股权。

  无一例外,这些投资企业均与中天城投、金世旗控股存在密切关联。其中,成都鑫汇开发了位于成都春熙路的核心项目,贵阳恒森在2017年3月份取得成都鑫汇46%的股权后,中天城投随即在2017年5月份取得了成都鑫汇34%的股权。

  到2017年底,贵阳恒森原本已从成都鑫汇转让退出,但仅隔十天左右,即2018年初,却又因受让中天城投所持成都鑫汇34%的股权,再度成为成都鑫汇的主要股东,中天城投则得以全身而退。

  记者注意到,尽管何英已经从贵阳恒森完全退出,不再通过贵阳恒森间接持有成都鑫汇的股权,但其至今仍然出任了成都鑫汇的董事职务。

  句容宏锦开发了位于句容市宝华镇的住宅项目,中天城投在2016年1月份取得句容宏锦32.3%的股权后,与上述情形类似,贵阳恒森随即在2016年3月份取得了句容宏锦51%的股权。

  与中天城投向贵阳恒森转让所持成都鑫汇34%股权时间基本一致,即2018年初,中天城投也将其所持句容宏锦32.3%的股权,再次全部转让予贵阳恒森。

  这意味着贵阳恒森与中天城投共同参股投资了成都鑫汇、句容宏锦后,而在2018年初,贵阳恒森则又成为了上述房地产项目公司的接盘方,让中天城投实现退出。

  根据工商登记备案,除成都鑫汇、句容宏锦、金世旗资本外,贵阳恒森此前还与中天城投、金世旗控股参与投资过中天城投(泸州)置业有限公司、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这些投资均与中天城投绑定,此外再无其他投资参股。

  关联的何姓自然人

  目前,瑜赛进丰在股权上与中天金融亦无关联,但至2019年末,瑜赛进丰仍然欠付上市公司逾2.4亿元资金。

  据记者查询,中天金融与瑜赛进丰之间的往来款,其实在2017年已经产生。2017~2018年末,瑜赛进丰欠付上市公司的往来款余额分别为1.4亿元、1.15亿元,2019年末则继续大额增加。

  上市公司在2017年末首次披露瑜赛进丰欠付往来款的账龄为1年以内,而到2019年末,这些仍未收回的往来款账龄,已经被拉长到最多3年。

  瑜赛进丰开发了位于贵阳乌当区的商业项目。目前,瑜赛进丰的大股东为贵州盛诚信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盛诚”),贵州盛诚则由聂怡磊、周索頔共同持股51%、49%。

  根据天眼查挖掘的关联信息,聂怡磊与友山基金密切关联,其在友山基金设立的多家附属企业里有过任职,并与友山基金的主要股东何炫共同出资成立了贵州融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而周索頔则是在2018年从自然人股东何帅的手里受让了贵州盛诚49%的股权。周索頔与前述自然人李何持股情形类似,除了贵州盛诚以外,其名下亦无设立其他企业或开展相关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盛诚在2015年从友山基金受让了瑜赛进丰90%的股权,尽管何帅已经退出了贵州盛诚,但其却仍然担任了瑜赛进丰唯一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此外,何帅还在友山基金的附属企业深圳前海友山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担任了唯一的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实际上,不仅是何帅与友山基金存有潜在关联,上述贵阳恒森的原股东何英也与友山基金有着紧密联系。中天金融在2015年对友山基金完成增资合并的同一时间,上市公司当时还计划通过友山基金作为发起人,与何英共同出资设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中天友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目前,友山基金由中天金融间接持股70%,自然人股东何炫直接持股27.59%。而何炫不只是友山基金的主要股东,同时也深度介入了上市公司的核心企业,并与瑜赛进丰仍然保持了关联。

  中天金融的核心企业之一——中天国富证券有限公司的5名董事成员里,何炫是其中一名董事;何炫还出任了贵州友山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执行董事,该公司由瑜赛进丰全资持股,而实际在工商变更记录上,友山基金已从瑜赛进丰退出多年。

  围绕上市公司、友山基金、瑜赛进丰以及何炫、何帅、何英的诸多交叉关联里,何炫及其友山基金是当中的核心。根据公开资料,何炫早年在上海社保基金管理中心、华创证券等相关机构任职,之后返回贵阳创办友山基金由中天金融增资合并,一直至今。

  《中国经营报》记者已向中天金融方面核实了解贵阳恒森、瑜赛进丰以及何炫、何英、何帅之间的关联情况,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相关利益安排,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版权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件著作权,任何公司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将《十秒看财报》用于商业行为,金投股票网保留所有权利。如需付费授权使用,请联系微信 nmw160 。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中天城投的“朋友圈”生意,中天金融最新消息,中天金融最新信息